Home » World News » China

中国农村抗争获得广泛支持

作者: 陈骏
2011年12月22日

原文“Chinese village protest gains wide support”是世界社会主义网站(www.wsws.org)于2011年12月20日发表的文章。

* * *

用强硬的警察国家措施对付中国广东省乌坎村数千农民旷日持久的抗争,已使这两万村民越来越成为抵抗斯大林主义官僚及其背后的强大企业利益的一种全国性象征。

数百装备自动武器和水炮的武警已封锁了该村整整一周,切断了当地的粮食供应。尽管如此,居民们反对将集体农田出售给房地产开发商的斗争已经吸引了全国各地劳动人民的同情。邻近村镇的民众正向乌坎提供食物和用品。

上周五,身处乌坎村的《华尔街日报》记者解释说:“与乌坎附近居民的访谈同时表明,示威者在当地得到广泛的同情,因为当地人对许多类似的地方官员挪用耕地或未能支付足够土地补偿的情况,都感到愤怒。”

值得注意的是,骚乱正得到一部分工人阶级的支持。在上周三,省会广州有支持乌坎村民的小规模示威,但很快就遭到警方打压。镇压透露出北京当局的恐惧,因为抗议活动可能会引发更广泛的反政府示威游行,不仅在农村,而且是在省内的制造业中心。

据法新社报导,上周日有三位示威者因发放了传单,并试图进行公开演讲呼吁群众支持乌坎抗争,而被警方拘留。来自江西的农民工杨崇对法新社说:“我是从互联网上了解到乌坎的消息,我要支持乌坎人民。我支持他们以行动来捍卫自己的权利。”

乌坎在九月爆发了暴力抗争,反对共产党村委会把集体所有的土地出售给一家大型猪场经营者丰田畜产有限公司的腐败交易。公司老板是当地陆丰县政府的一名前副县长。猪场公司最近又向中国最大的开发商碧桂园转售了这块地。许多村民依靠捕鱼为生,可是另一家贝类渔业公司却侵蚀了传统的渔业水域。面对生计被毁,村民们举行了集体斗争。

在九月的抗争后,当地的共产党干部连同几十个住在多层豪宅的富裕家庭已经出逃。村民们选出了自己的代表委员会,并用摩托车巡逻警卫村庄,防止领导成员被逮捕。他们砍伐树木,并在道路上放置其他障碍,以防警察进村。

当局在九月出动过防暴部队来镇压最初的抗议。接着又要村民们委任13名谈判代表。其目的明显是要让政府找出谁是主要领导人。在12月9日,四辆载着便衣的小巴开进了村,抓了五位代表——其后又部署1000武警。当地巡卫向整个村庄发出警示,动员全村去阻止警察。警方在用催泪瓦斯和高压水炮攻击居民们两个小时后便撤退,但却在村子周围设立了警戒线。

上周一,当选的乌坎代表领袖薛锦波在警方羁押期间猝死,引起了更大的愤怒。没有人相信政府宣称他是突然死于心脏病发作的说法。相反,村民们声称他是被迫害致死的。

汕尾代市长吴紫骊在在上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试图安抚村民,宣称当局愿意与村民谈判。他承诺会检讨当地的土地交易,但也发出威胁要惩罚抗争的首领。市长怒喝道:“对于组织、策划和煽动闹事并进行打砸、破坏公共财物,妨碍公务等违法犯罪的首要份子,政府将严厉打击。”

村民不仅没有被吓倒,大约7000人还在上星期四举行活动悼念薛锦波的死。他的女儿告诉《南华早报》:“警察指控我的父亲非法上访和煽动社会动乱。可他没有做错任何事。我父亲是被一些便衣把手绑起来带走的。” 这些秘密警察可能是北京的国家安全局派出的。

次日,超过6000村民聚集在村中心要求在5天内归还薛锦波的遗体,否则他们将游行到陆丰政府总部。一位示威领袖林祖銮提出了不仅在乌坎,而且要在全国举行“民主选举”的要求。他宣称:“我们要民主。”

北京是决不会提供“民主权利”的,因为它还仍然被1989年天安门示威的幽灵缠绕着,当时学生们提出的民主改革要求,打开了工人阶级反对当局的资本主义复辟政策的闸门。

乌坎的抵抗在千百万网民之间产生了钦佩之情,这种情况中共是无法容忍的。政府在村附近设立的“维护稳定反对动乱——支持政府!”的横幅,揭示出北京对更广泛动乱的前景感到焦虑。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在上周日告诉香港无线电视台,上周六晚有2000多名士兵被调到陆丰。他声称,当局不太可能会动用军队镇压村民,“否则这将挑起一场全国起义或革命,” 因为全国和全世界都在看着。他坚持认为,部队只是为了保护可能到会访村民的高官,因为“我们不是反对党和国家,也不是寻求分裂国家。”

乌坎显然对北京政权存有幻想,村里的标语都标明村民们反对“贪官”,却要求“党中央”来介入解决他们的不满。实际上,如果被证实的话,军队的部署对乌坎民众构成了严重的危险。这个斯大林式警察国家所无情保护的乃是大资本家的利益,如拥有碧桂园的亿万富翁,及其规模较小的农村伙伴,即与地方党政官员有关系的农场企业主的利益。

北京的担忧更被陆丰周围地区的历史放大。这里被称为是中国现代农民运动在1925年至1927年中国革命的发源地。早期中共领袖彭湃在此成立了第一个讲习中心,组织农民起来反对地主,成为工人阶级起义的一个强大补充。

乌坎的反抗清楚地表明,中共的资本主义复辟已经恢复了那些曾在上个世纪引发中国亿万群众伟大革命高潮的爆炸性社会矛盾。

向我们反馈你的意见

negotiation of former alliance with Soviet Union in 1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