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Perspectives » United States

美国前总统指责奥巴马为杀手

2012年7月3日

原文“Ex-US president indicts Obama as assassin”是世界社会主义网站(www.wsws.org)于2012年6月27日发表的社论。

* * *

美国第39任总统吉米 • 卡特于周一刊登在《纽约时报》的一篇专栏,是对从事暗杀和进行其他违反国际法和美国宪法犯罪活动的奥巴马政府的一次非比寻常的指控。

以“一个残酷和不寻常的记录”为题,卡特写道:“关于高官们在国外针对美国公民在内的人们进行暗杀的披露,只是令人不安的最新证据,表明我国在违反人权方面已经走得多么的远。”

在谈到奥巴马于去年12月31日签署成为法律的《国防授权法》里面臭名昭著的法规时,卡特写道:“最近的立法使总统有了法律权力去无限期地扣留一个涉嫌与恐怖主义组织或‘相关势力’有关的人,一种广泛而含糊的权力,既能被滥用又没有法院或国会的有意义的监督。” 他接着提及了通过窃听和电子数据挖掘,“我们的权利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侵犯。”

在阐述美国无人驾驶飞机进行的袭击时,这位前总统补充说,“尽管有一条任意定下的规定,指被无人驾驶飞机炸死的任何人都是敌对恐怖份子,但却接受了导致附近无辜妇孺死亡是不可避免的...... 我们不知道有多少数以百计的无辜平民已在这些袭击中丧生,而每一次袭击都由华盛顿最高当局批准。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在卡特的专栏出现的当天,巴基斯坦驻联合国大使在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面前作证,谴责了美国无人驾驶飞机对他的国家发动袭击,导致“数以千计无辜的人被杀害,包括妇女和儿童。” 他指出,仅在2010年就有957名巴基斯坦人被打死。

卡特继而控诉了美国政府继续运作管理古巴的关塔那摩湾监狱。他指出在那里的169名犯人当中,“有半数早该无罪释放,但获得自由的可能性却微乎其微”,而其他人更是“永远也没有被起诉或审判的前景。”

他指出,在少数几个囚犯被带到军事法庭的案件中,被告们都“已被水刑折磨100多次,或是用半自动武器、电钻或威胁对他们母亲进行性侵犯来进行威吓。” 他继续说道:“令人吃惊的是,这些事实竟不能被用来作为被告的辩护,因为政府宣称这些行为是受‘国家安全’保护的。”

除了道德方面的疑虑这个无疑对卡特有不少影响的因素外,这位前总统所表达的深刻关切是美国政府公然进行的犯罪行动正在破坏美国的外交政策。不仅是因为这些方法加剧了全世界广泛的敌意,而是因为它们剥夺了华盛顿用人权和捍卫民主的旗号去掩饰其政策的能力,一种自19世纪末美帝国主义问世以来就行之有效的方法。

卡特本人在当政时就大打“人权”牌,即使他的政府寻求去支持实行酷刑制度的伊朗国王,又在阿富汗发动中央情报局支持的伊斯兰份子叛乱,并主张“卡特主义”,即美国有权使用武力以确保对波斯湾石油供应的支配权。

作为前海军高级军官和潜艇专家的卡特在1977年入主白宫是为了在美帝国主义在越南惨败以及水门事件的犯罪丑闻后,恢复美国总统制的信誉和地位。

然而,在将近四十年后,白宫在违反宪政和犯罪行为方面远远超出了理查德 • 尼克松所干的一切。

毫无疑问,卡特在其专栏中的每个词都是经过仔细挑选,避免夸大其词。事实上,奥巴马的名字并没有出现。然而,在文章的第一个字里,他就连接到《纽约时报》6月1日的一篇文章。文章记录了奥巴马亲如何亲自指导编制“杀人名单”和挑选受害者,并在明知无辜平民会被杀害的情况下,签署批准无人驾驶飞机的袭击。

在此背景下,卡特用“暗杀”一字来形容无人驾驶机的袭击,其意义是明白无误的。这位前总统是说,美国总统已经犯下了战争罪行和谋杀罪。

已88岁高龄的卡特是一位客观的观察者,更关注的是他身后的名声,而不是去图任何政治利益。他的证词之所以更加突出,是因为他曾入主与奥巴马相同的政府,是同一政党的成员,并支持过奥巴马的当选。

是什么促使他在还不到4个月就是总统大选,对本党的候选人和现任总统提出这样的指控呢?他必定是认为当今美国的政治制度堕落犯罪程度之深,而警察国家的威胁是如此之大,他不能不说出来。

卡特很有意味地指出,这些犯罪行动是受到“两党的行政和立法”支持,几乎“没有人提出异议。” 事实上,好像正是为了证明他的观点,他在专栏里的所陈述的虽然具有爆炸性的政治意义,却在很大程度上遭到传媒沉默对待。

在被盗的2000年总统大选12年后,那个在美国政治生活中重要的一段往事的核心教训现在是显得更为有力了:这就是美国企业界和政界里面已没有什么人去保卫民主权利和宪政方法。

金融寡头与劳动大众之间前所未有的鸿沟,并在这个时期持续增长,是与这些权利和方法完全不能相容的。

卡特的话是一种警示。美国警察国家的威胁,以及美帝国主义将在国外杀人的方法用于在国内对付工人阶级的威胁是真实的,并且在不断增长。工人阶级必须做好相应的准备,动员其独立的政治力量去反对导致这些威胁出现的资本主义利润体系。

比尔 • 凡 • 奥肯

向我们反馈你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