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以死亡为宴

2020年5月3日

本文最初于2020年4月15日以英文发表。

昨天,4月14日,全球因COVID-19大流行造成的死亡总数超过126,000。在美国,周二有2400多人死亡,使全国受害者总数达到26000。这些官方数字无疑大大低于因冠状病毒感染而死亡的实际人数。

自1930年代以来,美国从未发生过一场对美国人民的社会福祉具有如此破坏性影响的危机。像大萧条时期多萝西·兰格(Dorothea Lange)的照片一样,人们会记住这些图片,这些图片显示了在纽约市挖掘的万人冢,在底特律医院堆积的尸体袋以及汽车排成的长队看不到尽头,司机在等着收集食物来养家糊口。数以千万计的美国人没有收入,也没有足够的积蓄来支付抵押贷款和租金,保险费,未偿还贷款的利息以及其他不可避免的每日,每周和每月开支。超过1600万人提出了失业申请。他们的失业支票要数周(甚至数月)才能送达。 1200美元的承诺付款据称是国会上个月通过的CARES法案的一部分,但只出现在很少的一些银行账户里。

一场社会性灾难正在发展,媒体对“希望的微光”的欢呼与大多数人都正在经历的现实无关。对“疫情高峰”和“平台期”的提法在很大程度上是假想的。这场大流行病在全国各地肆虐。对于仍在工作的数百万人来说,参加工作意味着面临暴露于冠状病毒的严重风险。

然而,在这场巨大的危机之中,这个社会的一小部分人竟在这个困难时期依然殷实阜利。

就在三周前,即3月23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收盘于18,591。在过去的五个星期中,随着疫情的严重性逐渐且勉强的得到承认,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较2月13日的高点29,551点下跌了近35%。

自3月23日以来,两个数字同时上升:COVID-19死亡人数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以及其他主要市场的平均数,例如标准普尔和纳斯达克)。

3月23日,美国的大流行受害者人数达到556人。在接下来的四天中,国会匆忙实施了对金融,企业机构和投资者的数万亿美元的救市计划。 3月27日,“CARES法案”被签署成为法律。当天,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收盘于21,636。即将通过的救市资金预期在短短四天内将市场提升了近3,000点。但是在3月23日至3月27日之间,美国大流行死亡人数几乎增加了两倍,达到1,697人。

在3月30日当周,大流行受害者人数进一步爆炸性增长。到4月3日星期五,受害者人数达到7139人。整个周末,媒体都在努力使公众为死亡人数的进一步迅速增加做好准备。但是媒体叙事的语气也发生了明显变化。 “希望之兆”,“拐点”以及不可避免的“希望的微光”等短语已成为媒体宣传手段的一部分。这与日益强硬的政治宣传相结合,以求或多或少地迅速复工。

在整个星期中,死亡人数的迅速增加表明社会悲剧的范围正在扩大。股票市场平均价格的上涨反映了金融精英们的期望,他们得到了政府赠予的数万亿美元,他们将从这场危机中获利,并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富有和强大。

到4月6日星期一,死于COVID-19的人数达到10,895。道琼斯指数收报22,679点。到4月9日,死亡人数已攀升至16,712。道琼斯指数收盘于23,319。昨日,随着死亡人数超过惊人的26,000人,投资者和投机者欣喜地看着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再度上涨569点,收盘于23,935点。

请读者在这些数字上暂停一下。根据官方统计,自3月23日以来,COVID-19大流行病已经夺走了全美国25,000多人的生命。同期,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上涨了30%以上。

从表面上看,经济新闻中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证明市场异常迅速的上升是合理的。实际上,所有可考信息都表明,疫情的全球影响可能被证明与1930年代的大萧条一样严重和持久。

昨天上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表了题为“大封锁: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萧条”的报告。该报告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吉塔·戈皮纳特(Gita Gopinath)撰写,各地普遍的局势是“从未有过的危机”,并预测全球经济增长将长期下滑。 “这使“大封锁”成为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衰退,远超2008-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该报告继续称:

本次大流行病危机在2020年和2021年对全球GDP造成的累计损失可能约为9万亿美元,超过日本和德国的经济总和。

显然,并不是当前的经济预测引起了华尔街的欢欣。况且,随着全球紧缩越来越严重,目前的反弹决不可能持续下去。反之,是目前美联储提供的数万亿美元的免费和无监督的资金正在使华尔街兴高采烈,并且,期望这场危机将为美国和欧洲的企业-金融寡头提供机会,以促进财富加速转移到资产阶级的保险箱中的方式来重组资本主义经济和阶级关系。

但是仍有一个因素会打消他们的欣快。这就是工人阶级中日益蓬勃的社会抵抗力量,它正在就如何重组美国和全球经济以及重新分配财富的问题提出自己的想法。

大卫.诺斯